关于支持西部地区欠发达县域生产要素供给差异化政策扶持体系的几点建议

来源:郭红梅、邓思日期:2024-06-04 16:00阅读量:76

郭红梅(四川省人大代表、民盟省委直属巴中总支主委、巴中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邓思(民盟省委直属巴中总支办公室主任)反映,深入贯彻和落实习近平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座谈会精神,助力积极融入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及国际循环,增强西部发展动力活力,高度关注西部地区欠发达县域给予精准差异化扶持政策。以四川省为例,该省前瞻结合补齐欠发达地区短板、促进高水平区域协调发展,事关高质量发展成效和共同富裕成色,事关中国式现代化进程,集中体现党的性质宗旨和初心使命,必须摆在全局工作的突出位置来抓。梳理39个欠发达县域主要集中在“三州”和川东北地区,其中有37个是过去的国家级贫困县,有20个属于革命老区,它们虽然在数量上占全省县(市、区)总数的21.3%,但去年地区生产总值仅占全省4.7%,可以说是四川发展基础最差、内生动力最弱、历史欠账最多的县域,是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的突出重点,还是扎实推进共同富裕的最大难点。电力是现代经济“起搏器”和区域经济“晴雨表”。西部地区普遍存在以电力为主的生产要素供给体系不充分短板。以西部地区川东北某市为例,该市能源基础不断增强。现有建成投运能源项目62个,总装机规模20.56万千瓦(其中水电装机规模17.54万千瓦),年发电量约7亿千瓦时。本地电力生产能力不断提升,电量规模的不断增加,为工业企业的高质量发展和争取开展精准扶持电价政策试点提供了坚实的电源基础。但是该市工业基础薄弱,目前全市工业企业约2300家,其中规上工业373家,2023年工业用电量12.58亿千瓦时,占全社会用电量的26.57%。2022年我市大工业用电到户均价为0.6329元/千瓦时,高于全省平均水平8.39%,同比高于周边广元、达州、广安30.48%、10.33%、11.52%。电价是工业企业生产成本要素之一,没有优势电价不仅没有对市外资本的吸引力,而且造成了本地优势产业外流,电价成本高已经成为制约该市工业发展、必须破解的难题。水、电、气等能源要素价格整体偏高,呈现出“未富先贵”趋势性特点。一般来说,产值高、效益好的产业(如新材料产业)对电力需求量较大,电力成本占总成本10%以上行业,其产值、税收都较高。周边市州要么争取了特殊电价政策支持,要么财政给予了补贴,反观该市这两项都为零,从根本上削弱了地方招商引资的基础性优势。

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二十大、省委十二届历次全会精神,积极融入国省战略全局,加快建设全国革命老区振兴发展示范市,该市作出了“工业兴市、制造业强市”战略部署,正在加快培育食品饮料、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三大工业主导产业,预计到2027年全市规上工业企业将达到500家,规上工业用电量将达到18亿千瓦时。对此,迫切需要国省支持出台精准有效的差别化电价支持政策,激发西部地区欠发达县域振兴发展内生动力,推进融入全国全省经济战略全局,与全国全省同步实现中国式现代化。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快推进革命老区脱贫地区民族地区盆周山区振兴发展的意见》明确“支持广元、巴中等地开展革命老区振兴发展试点”“支持水、风、光、天然气(页岩气)资源地争取用电、用气量价优惠”。国、省政策均明确建立精准有效的差别化支持政策,为西部地区开展革命老区重点城市欠发达县域争取精准扶持电价政策试点提供了政策依据。加快融入西部地区振兴发展欠发达县域迫切需要差别化支持政策。

为此建议:

建立西部地区欠发达县域生产要素差异化政策供给体系。着眼打造成本洼地和要素高地目标,市场手段、政策争取双向发力,加快新型能源体系建设,下大力气解决要素成本尤其是用电成本偏高的问题。省级层面指导地方高位争取建立飞地园区以获得留存电量;一体开发风能、太阳能、抽水蓄能、氢能、天然气等,形成多能互补、源网荷储一体发展;建立用户侧储能电站、区域级虚拟电厂。一是争取留存电量。省政府支持并争取国家有关部委针对全国革命老区重点城市制定精准有效的电价差别化支持政策,并在西部地区欠发达县域开展先行先试。建议参照“三州”特殊电价政策模式,给予西部地区全国革命老区重点城市欠发达县域包括本地全部水电电量在内的20亿千瓦时全水电量交易指标。按照省经信厅、发改委出台的文件精神,甘孜、阿坝、凉山三州及其飞地园区企业可享受留存电量政策,批复留存电量每年80亿度,平均每州26.6亿度,综合电价每度0.35元。一方面,比照三州做法,积极向上争取给予革命老区欠发达县域留存电量政策支持。另一方面,可与三州对接,支持谋划启动飞地园区建设,实现西部地区全国革命老区重点城市欠发达县域与三州一道向国家发改委、工信部争取新增留存电量,争取成功后再分劈一部分留存电量。二是探索全省“新能源+绿色工业”模式,指导欠发达县域率先发展新型储能产业。实施风能、光伏、抽水蓄能和生物质能的智能化开发,因地制宜开展源网荷储一体化建设,探索“新能源+绿色化工”“新能源+绿色建材”“新能源+绿色矿山”等应用场景,开展零碳产业园试点示范,推动新能源度电成本不断下降。建设新型储能电站,在低峰时段蓄能、高峰时段供能给高载能企业,利用峰谷电价差套利,设立虚拟电厂,实现企业、储能商和电力公司“三赢”。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